专题 湘江文艺
湘江文艺丨王馨梓:望田野(组诗)
红网时刻 字号:
2021-07-21 09:25:24

湘江文艺(原创).jpg

一路行摄1.jpg

望田野(组诗)

作者丨王馨梓


乡村夏日

早饭后,我们从山间白房子出发

沿着逶迤的田埂散漫地走着

我扯一根芭茅草扫荡空气

妈妈拨开荆棘掰山竹笋,你们来回追逐

沿途洒满野荞花的笑脸和清澈的流水声

秧苗在泥水里不紧不慢地伸展

应和白鹭煽动气流的清香

一切恰到好处。山边路畔的坟墓

往里缩着身子,让过了

飞鸟般的身影。当阳光无法隐藏锋芒

你们找来荷叶举在头顶,在绿色的穹顶下飞奔

将影子留给高悬的烈日

黄昏还远远没有到来。


1951

这是一个伟大的年份。

史铁生诞生于这一年。

此刻

读着他的《务虚笔记》

他不断强调1951

使我想到

他若还在人世

将和我的父亲同岁

一样苍老、厚重

他有精神巨库,黑边眼镜,掉漆的

红木书桌椅

父亲有明亮的水田,红薯地

和我。


少年在黑瓦屋檐下

眺望村里最高的山峰——

太阳从那里缓缓升起

云烟缭绕迟迟不去

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无声漫过来。


多年以后,少年才抵达那片秘境:

峰顶一间小屋,几尊灰头土脸的菩萨

孤零零矗立别无它物。

越过苍茫群山,循着叶脉似的路径

她望见屋檐下的少年


“是的,我就是你当年望见的风景了

神秘、清澈、野性、温暖、通透……

你已抵达你的远方”


她默默地对少年说。

再多年以后,当她站在生命的高峰

会对少年说什么呢


“是的,孩子。你一直在你的远方

我用一生替你,证明了它。”


冷霜

推开门,对山松林顶着

婴儿般毛茸茸的呼吸。

一种纯洁的力量,将我引向田野

肥胖的荔枝草,独自下雪

枯萧的野菊,凝于上世纪的画笔

长尾雀飞腾

宣纸上凌空的绝笔。

空旷的狗吠,从小路的末端

领回赶集归来的父亲母亲

鼓鼓的蛇皮袋旁,燃起火堆

渐渐舒展,被冷冽弄僵的手指

仿佛很多年前的某个瞬间

通过一种参照,我才能领略的

透骨的寒意。而这时

一丝金黄,正从远山的曲线中款款而来


望田野

我怀念但不赞颂——

细细的田埂,苜蓿花,赤脚放牛娃

叠影似铺开佝偻田间的爸爸妈妈


我不赞颂但享受——

电灯电话,白墙红瓦,水泥阡陌走万家

机器轰轰喇叭声声村庄日益现代化


感谢春繁夏盛秋沉冬旷的村庄

感谢循环往复无穷无尽的人间


老屋门前的野蓟

冬日蔚蓝天空金色阳光下

明亮水田中,褐色稻蔸齐刷刷列队站立

给一只大白鹅、五只黄毛鸡、八只麻鸭让出通道

任由它们啄食脚下的宝藏

田坎边有水蓼、野菊、美人蕉以及

一大片紫色野蓟。

我想起电影《勇敢的心》——

少女递给男孩的一束蓟花。为此

为过去对它的普通无视

而略略欠意。更为此刻,

在如此原始、朴素、纯净的冬日

我仍为一件俗事烦忧而略感羞愧


木槿花

在小区里看到她

在街道转角看到她


拾稻穗的小女孩

赤脚来到城市


格格不入。不能融入


在家乡的菜园边

有一排竹木棍搭成的篱笆墙

那是木槿花的茅草屋


三十年前,放学回家的小女孩

手持纸绸扎成的木槿花

在乡村小路上欢快地舞蹈


少女妈妈

她在盛德村的田野拍照片

点开蒙着细密水珠的图片


青碎叶子里藏着的

小坠子状鲜艳的胡颓子是她

枝叶间隐隐可见浅浅秧苗

是她和父亲前不久刚种下的


院子里,枇杷树上鹅黄滚圆

渗着绒毛的半熟枇杷果是她


列队站着走向青砖老屋

粉粉嫩嫩的矮个子美人蕉是她


你看不见粗糙的手指和脸庞

她是我从未见过的少女妈妈


长长的筒靴

集市一角。

讨价还价。成交28元


像得了尚方宝剑,父亲在水田里

走出了几条跑道。

青山绿水间,小小的灰色身影

上岸了。


“爸,快洗了吃饭吧。”

“不急,我去桥边种几蔸南瓜”


暮色中,石拱桥下水流潺潺

父亲脱下长靴,裤腿贴身湿齐腰杆


高山上的来客

他刚赶集回来

陪我们爬了很长一段路

自豪的

用满山青翠云雾

招待天外来客

他说有一户迁到山外集镇的人家

已请风水先生看好方位

准备住回来

为这我们多看了几眼那蓬茂盛的杂草

想象那栋即将站在此地幸福的房屋

楼梯一般的山路,好不容易上到一处开阔地

他放下背篓,趟过一条长满芳草的小路

不见了踪影

回来时,一匹栗色的马横在身后

他们扭捏着,来到我们面前,静静的

立在烟青色天空和泥黄土路间

任我们拍照,啧叹,询问

然后,一前一后

回到刚才消失不见的地方

悬钩子阔叶掌结满水珠

墓碑掩在灌木丛林

倏地探出身来

土路斜下延展纵深处

有一座水库,四五户人家,七八亩田地

一头白山羊,一个锄地的老妇

他走进自家屋子

像来自星星的客人

来源:《湘江文艺》

作者:王馨梓

编辑:施文

点击查看全文
打开时刻新闻,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