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湘江文艺
湘江文艺丨紫苏子:流动芭蕾
红网时刻 字号:
2021-06-11 09:42:40

湘江文艺(原创).jpg

QQ截图20210611093744.png

流动芭蕾

文/紫苏子

柳琴站在第三排,眼睛穿过前面两排身体的空隙,望着整面墙的形体训练镜里那个努力跟着老师学习芭蕾舞一招一式的女人——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四十岁的柳琴身体有点僵硬,高贵的芭蕾舞姿被柳琴表现得有点生硬。自从小学六年级选入舞蹈队被筛下来后,柳琴就再也不跳舞了。她永远也忘不了舞蹈老师对她说的,这么简单的动作,你怎么就学不会呢?是的,她就是学不会,她就是学不会。她不学,可以了吗?走上社会后,她也总不去歌舞厅,唱歌跑调,跳舞踩脚,去那种地方,会成为一个笑话的,我才不去丢人现眼呢。偶尔被朋友拉去过一两次,她不点歌,不跳舞,怯怯地坐在角落里喝茶、看手机。

柳琴瞟了一眼黄欢站队的地方,空着的。黄欢上午又没过来。总共才三天的流动芭蕾课,黄欢只来了开始半天。黄欢和柳琴是同乡,是一家公司的副总,出入豪车,买衣服动辄好几千大洋一件。她最喜欢的还是豪赌,每次输赢小则几万,多则上十万,输完后照样嘻嘻哈哈,该干嘛就干嘛。报这次课程对黄欢来说纯属闹着玩儿的。柳琴说要找个伴一起学习,她就报了,几千元的学费眼睛都没眨一下。不像柳琴,是犹豫了小半天才下定决心报的。柳琴是受了刺激,上次公司搞联欢晚会,外请了一个专业摄影师来拍照。整个活动过程,摄影师专挑公司里年轻漂亮的女孩拍,不会打扮,身材又走样的柳琴找来找去最后只在那上千张照片里找到了自己唯一一张,还是部门的合影照。哦,后来,还找到了一张,竟然只有半边脸,另外大半张脸被一个掐得出水的小美眉给挡住了。搞半天,小美眉才是主角,柳琴只是不小心闯入镜头的一个意外。

听说芭蕾舞的形体训练对女人塑形和气质提升方面特别有帮助,冲动之下就给自己报了个名,也忘了小学时被舞蹈老师的羞辱。趁着休息的间隙,柳琴给黄欢发了个微信,问她怎么又逃课了?黄欢回了一张牌桌一角的照片给柳琴,留下简短二字:打牌。柳琴顿时明白了,牌桌才是黄欢的伊甸园。

可能是太久没运动了,一整天的芭蕾舞基础训练对柳琴来说有点强度太大了,腰酸背疼的。中午她没有下楼吃饭,从包里拿了一个苹果啃完,就在休息室垫了瑜伽垫昏昏欲睡。还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女人也没有下楼,她们参加了一个断食排毒群,用1500毫升柠檬蜂蜜水代替正餐,中途饿了就喝白开水,第二天早上再喝5000毫升海盐柠檬水,说是这样坚持下去可以排毒减肥。柳琴瞄了一眼她们的身材,确实还可以,特别是那个叫柔柔的女人,前凸后翘的,快赶上芭蕾教练的身材了。柳琴想,课后得加她们微信,看看怎么个排毒法。

迷迷糊糊中,柳琴听到那个叫柔柔的女人在尽量控制着情绪,抽抽搭搭地啜泣着向另外两个女伴倾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那十岁的儿子昨天又和我吵架了,他凶神恶煞地叫我跪下,说我错了,就该接受惩罚。女伴安抚说:孩子是有样学样,是不是平时你和他爸就是这样对他的,做错事就这样体罚他?柔柔说,他爸爸脾气暴躁,孩子一做错事,就喜欢体罚。女伴说,可不是,孩子就学到了大人的样。你回去劝劝你老公,下次别这样了!柔柔说,去年暑假我给他报名了一个军事夏令营,听说教官也喜欢体罚,还用脚踢他们。他回来就对我咆哮着说:妈妈,我恨你,为什么要把我送去军事夏令营。都怪你们!柔柔越哭越伤心了,旁边的女伴不住地安慰她,柳琴在柔柔的哭泣声中睡着了。

三天的课程很快结束了。十几个学员的小群依然每天叽叽喳喳,讨论和交流学习心得体会。有人课程一结束就把所学知识原封不动地还给老师了,比如柳琴。也有人学以致用,天天坚持形体训练打卡,夸自己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自信,比如柔柔。一天,一个叫英子的女人突然在群里咆哮开了:我不快乐,我的老公不给钱,不给爱,不给性,我今天和他狠狠地吵了一架,我要和他离婚!我这么好,还要被他嫌弃,好伤心!

群里立刻像90多度的开水沸腾了。有人开玩笑说:哪个臭男人胆敢欺负我们的英子姐,是不是不想混了?我们和他拼了!也有人说,他不给,你来给。你给他爱,给他性,把他哄开心了,也许就自然而然地会给你钱。又有人说,我们为什么要男人给?我们可以自己给自己呀!没有那个男人,难道你就会真的活不下去了吗?

柳琴没有参与讨论。她得赶一篇年终总结的材料。昨晚她兴致勃勃地将她学习的合影以及视频发给老公看。老公看了嗤之以鼻:这么大年纪了,还学什么芭蕾舞,省省心吧,你看看这些女人,都老成什么样子了,都看不下去了。你怎么和她们混在一起了?

紫苏子,本名段淑芳。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会员、湖南省寓言童话文学研究会会员、株洲市作协理事、渌口区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现供职于株洲市渌口区文联。

来源:《湘江文艺》

作者:紫苏子

编辑:施文

点击查看全文
打开时刻新闻,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