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专题丨“湘”当自觉自信自强
岸上新生活丨告别“水上漂” 上岸渔民有了新职业
2020-11-16 17:41:29 红网时刻 字号:

红网时刻记者 杨朝文 秦楼 任晔 岳阳报道

初见吴新平,是在位于岳阳市临港新区的新金宝公司厂房内。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并不显高大粗壮的身材,再加上一副高度黑框眼镜,要不是近距离观察到他后颈处仍然黝黑的皮肤,我们很难将他与印象中的黝黑健壮的渔民形象挂钩。

吴新平的父亲是湖北监利人,也是一位渔民。1993年,一家人摇着渔船顺长江而下,从此就定居在岳阳麻塘垸洞庭湖的水面上。由于家庭贫困,吴新平读完高中后,也上船学习捕鱼,直到和另一户渔民的女儿相爱、接手父亲的渔船……

吴新平笑呵呵地说,如果政府不号召禁捕退捕渔民上岸,自己都准备洗脚上岸了。随着洞庭湖野生鱼类资源的日益缩减,职业渔民的收入也逐年缩水。用吴新平自己的话说,“洞庭湖的鱼是越捕越少,渔民也越捕越穷。再不上岸,且先不说保护生态环境,渔民自己的生存都是问题。”

在吴新平的印象中,上世纪90年代,洞庭湖的鱼类资源还非常丰富,很多渔民为了获取更高利润,机动船拖网、迷魂阵、细丝网齐齐上阵,不管大鱼还是小鱼都捕捞上岸。“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捕几吨鱼,两幅渔网捞上来的鱼就能装满一艘船的船舱,鱼多的时候一天要收三次网。”进入21世纪后,渔获的数量和质量都急剧下滑,有时候三天收一次网都看不到几条鱼。

收入下滑还只是吴新平决定上岸的一部分原因。“捕鱼的辛苦很难用语言形容。”吴新平说,捕鱼至少要两人一起,一人开船,一人放网收网。每天凌晨1点就要起床,收完渔网后要在天亮前赶到岳阳市城区的码头出售。不捕鱼的时候就要忙着补网修船,23年来没睡过一天整觉,有时候吃饭都能睡着;湖面风大帽子戴不稳,只能顶着太阳晒,牙齿和眼睛看上去比别人都要白;长期与水打交道,风湿病和血吸虫病更是伴随着渔民的一生。吴新平时常想:说什么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以后当渔民。

2019年12月27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农业农村部关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的通告》,长江十年禁渔计划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实施。吴新平第一时间响应号召,和亲戚朋友们一起上交渔船、渔网和捕捞许可证。

WechatIMG40.jpeg

吴新平在新金宝公司厂房外。

在当地农业部门和人社部门的帮助下,吴新平和妻子先后进入位于岳阳临港新区的外资企业新金宝公司务工,两口子每个月工资1万多元,食宿全免。告别居无定所的水上漂生活,从此不用日晒雨淋,已经43岁的吴新平,对这份工作格外珍惜。现在学习成绩优秀的小女儿即将迎来中考,有更多空闲时间的吴新平夫妇也回归正常家庭生活,决心尽全力培养出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彻底断绝家里的渔民基因。

吴新平只是洞庭湖退捕上岸渔民的一个缩影。2019年下半年以来,围绕渔民上岸转产就业,岳阳市通过加大就业帮扶力度,量身定制渔民“就业计划”,以“输出有订单、计划到名单、培训列菜单、政府来买单”的“四单”培训就业模式,先后组织589名渔民参加职业技能培训。对有外出务工打算的渔民,开通12批次、21台专车输送412人外出应聘,从家门口到厂门口一站式护送到岗。仅吴新平所在的临港新区新金宝公司,就有60多位渔民在此务工,真正推动渔民从歇业到就业转变。

来源:红网

作者:杨朝文 秦楼 任晔

编辑:马丽红

点击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