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红网第六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
自嘲“打工人”,接受平庸是务实的第一步
2020-10-17 17:20:14 红网时刻 字号:

——本文系红网第六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早安,打工人。”近几日,我们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不知不觉被相同的句式占满,有关“打工人”的调侃话语和表情包层出不穷,甚至身边的很多的朋友都开始戏称自己为“打工人”。比如:“小时候我以为打工的意思背着蛇皮袋踏上绿皮火车去远方的工地, 长大后发现只要是上班都叫打工。早安,打工人!”

往前倒个十几年,“打工人”可不是一个多受欢迎的自我形容,与其挂钩的往往是“受雇于人”“背井离乡”“工地搬砖”和“工时长时薪低”这样的印象。“打工”一词于19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从香港传入内地时,就暗含着抵触的情绪,本身带有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做的含义,远不是今日坐在办公室里西装革履的白领们上抢着借此标榜自己的待遇。

时代变了,人也变了,话是玩笑话,其中透露出的情感却是共通的:拒绝资本的无情捆绑,以自嘲消解现实的痛苦和焦虑,以返璞归真的姿态向生活进击。

《共产党宣言》中早就清楚明白地写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没有生产资源、靠出卖劳动力为生被雇佣的劳动者阶级在过去统称为无产阶级,如今被戏称为“打工人”。从前市场经济刚兴起时,人们习惯把职业分个三六九等,认为在办公室里打工就是比在工地打工“高贵”。但如今无论职业光鲜亮丽与否,能让如此多劳动者消弭偏见而达成共识的,无非是不愿再对披着“理想”和“情怀”外皮的资本剥削买单。自诩为普普通通“打工仔”的背后,不是甘愿低人一等,而是老板“画大饼”和资本“割韭菜”的行为不再能轻易蒙骗新时代的职场人。“拼事业”“拼前程”等“打鸡血”般的口号也不再能成为“996”的借口。话说得再好听,追逐梦想也只是少部分人的游戏,大部分人起早贪黑不过为养家糊口,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乎名分有多好听呢?

既是自嘲,也是自我鼓励。“打工人”这个朴实无华的称呼背后,更难能可贵的,是职场年轻人们迈出了脚踏实地的第一步。把自己捧上云端的,飞得高也摔得惨,而一开始就生长在地上的,哪怕被时代的车轮碾过,也能拍拍身上的灰再站起来。摒弃了眼高手低的学生思维,放低姿态,接受了自己不过是茫茫求生人海中的一粟,以诙谐的语气去拥抱平庸,以戏谑的态度去抚平生活中的痛苦和焦虑。与其用“精神胜利法”自我麻痹,不如认清现状,从嘲讽自我开始,对现实的种种不公嗤之以鼻,再以乐观主义的心态面向生活的又一次冲击。

自嘲并非自贬,接受平庸也并非安于现状。“打工人”“搬砖人”“社畜”等词的出现不是当代年轻人自甘堕落,相反,他们开始踏实地生活,与生活做斗争,并且能够乐在其中。

文/常源(郑州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常源

编辑:化定兴

点击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