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专栏丨文艺长沙
老口子看新长沙丨彭国梁:流连在铜官老街
2020-08-13 09:20:23 红网时刻 字号:

微信图片_20200731160843.jpg

编者按:城市是一个民族文化和情感记忆的载体,历史文化是城市魅力之关键。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骚客为长沙留下了许多传世经典名篇。作为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长沙提出了城市“有机更新”的理念。为追寻长沙老街厚重的文化底蕴,感受有机更新给老街区带来的新变化、新活力,宣传“老长沙”新味道,由长沙市委宣传部、市委网信办、市文联等主办,市作协、市文联网络文艺发展中心承办的“老长沙·新味道”文艺采风活动已拉开序幕,由省内知名作家撰写长沙古今事、潇湘风物情。

5021910_1421939845GsMp.jpg

邓国强/摄

流连在铜官老街

文/彭国梁

古镇铜官,距长沙市中心不到三十公里, 东依山,西傍水,且水是日夜涛声下洞庭的湘江。传说三国时关羽与黄忠长沙会战,在石渚湖安营扎寨。因一时半会拿不下黄忠,关羽便想尽尽孝心,派人将义母从幽州接到长沙来。义母,是关羽在大战幽州时认下的,曾用乳汁救过他的命。谁知当时正值盛夏,义母到长沙之后,就一病不起撒手归天了。关羽悲痛之余,请当地匠人铸了一口闪亮的铜棺材,在石渚湖畔将义母安葬了。之后,这地方便叫“铜棺”,后改“棺”为“官”,铜棺也就成“铜官”了。

这铜官古镇上有一亭,曰“守风亭”。唐大历四年,杜甫带着他的家人从岳阳南下,途经石渚湖之西时,忽遇大风,于是,杜甫便找了个地方避避风。在避风时,杜甫写下了一首千古流芳的五言律诗《铜官渚守风》,后人为纪念杜甫,便在此修建了一座守风亭,将此诗刻在了上面。

5021910_1421939854DyAm.jpg

邓国强/摄

铜官是一座古镇,更因为长沙窑的陶瓷而名扬世界。

1998年,在阿拉伯沿海的勿里洞岛,轰动世界的“黑石号沉船”被打捞了出来。这只从中国唐代驶来的船,有67000多件宝贝,其中居然有56500多件系长沙铜官窑的陶瓷。据30多年来一直沉迷于长沙窑研究的萧湘先生说:长沙窑有四点是值得一提的,其一,长沙窑是中国釉下彩瓷的发源地;其二,长沙窑也是中国瓷器上出现铜红釉彩的发祥地;其三,用诗书画同时装饰瓷器的,长沙窑可称得上中国第一窑;其四,在中国所有的外销瓷中,以诗书画同时装饰的,长沙窑依然可称为中国第一窑。就是这位萧湘先生,他还出版了一本书,叫《唐诗的弃儿》,该书收录了长沙窑瓷器上的诗一百多首。这一百多首“唐诗的弃儿”现在都已收入到中华书局重版的《全唐诗》之中,也算是有了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1011499_1518885865qSKD.jpg

彭湖湾/摄

如今,铜官古镇,自然也如凤凰涅槃一样,获得了重生。铜官有一条老街,也就是有着“守风亭”的那条老街,虽然不是太长,但在街的两旁却密布着各类陶瓷陈列馆、陶瓷艺术工作室、陶瓷手工坊、陶瓷精品店等等,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初夏时分,我有幸在邓建华、汤青峰诸位的陪同下,来到了铜官老街。

5021910_1421940140dDBD.jpg

邓国强/摄

先去“泥人刘”吧。一进门,就看见作品《家风》:一家老少在一起围观一个小孩点鞭炮。人物栩栩如生,每个人的开心快乐都写在了脸上。据悉,这幅作品是多年前参加全国某个展览并获得金奖的。二楼系其精品展室,有不少都是获过大奖的作品。其中有《八仙》《童趣》《老子有闲》《器》系列,还有《情怀》等,都给我留下了颇深的印象。

从“泥人刘”工作室出来,又去了刘志广先生的展厅。厅中有好大一口缸,据称是千年前的宝物,无疑是“镇馆之宝”了。刘志广先生是个有心人,他把《唐诗的弃儿》中与陆路和水路相关的诗整理出来,其中与水路相关的诗文壶排成一排,题为“海上诗路”,又将与陆路相关的,书于陶盘之上,在墙上如棋盘一样挂着。

刘兆明先生的“艺墟工作室”,那是务必要去的。刘兆明先生来铜官十多年了,他在长沙理工大学是教艺术设计的,他的“艺墟工作室”也就成了他的实验基地。一个2000多平方米的破旧不堪的“铜官童车厂”,在他的精心设计下,变成了一个极具艺术感的陶艺展示空间。

汤青峰先生推崇的刘逸哲,是青年学院派铜漂代表人物。他2014年从景德镇陶瓷大学毕业,便一头扎进铜官老街和旁边的破旧厂房,为了充分了解长沙窑与全国主要窑口的区别和传承,他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走访了全国60多个地方窑口。我们去的这天,他正外出云游,不能相见,甚是遗憾。

273588_1340098263P7pj.jpg

虎眉/摄

在铜官老街流连,其街尾,便是夏国安先生的收藏博物馆。邓建华先生说,夏国安是把他前半辈子的积蓄都献给了铜官,而且准备把下半辈子的人生也献给铜官。跨过“皈心堂”的门楼,别有洞天。这里不再是陶艺的世界,而是身着布衣布鞋的夏国安的精神家园——三座毗邻而立的明清古民居,灰墙青瓦。画栋雕梁,古香古色。古民居一座来自安徽,另外两座来自浙江,都是夏国安购买下来拆装运回长沙,又花了两年多时间,将古民居重建复原的。在夏国安的收藏博物馆,除了惊叹,便是赞叹。

在夏先生古意盎然的艺术殿堂内用过晚餐,最后一站,便是湘江边上周世洪先生的和万月陶瓷工作室了。

关于周世洪,有不少的江湖传说。比如浙江某博物馆,展厅內有一把巨大的长沙窑的壶,被称为“壶王”。专家鉴定为二级文物,但铜官的圈内人都知道,系周世洪的高仿作品。周世洪在陶艺制作上精益求精,获得荣誉无数,在全国陶艺界有口皆碑。我特别欣赏他的几件获奖作品,如《唐韵·烛台》《长沙窑的想象》《荷韵》《摩羯》《共生》等。

他的爱人贤惠客气,把桌椅搬到了工作室的前坪,请我们吃西瓜,还有姜盐豆子茶。夕阳西下,余辉把湘江和铜官古镇映照得十分诗意,晚风吹拂,很是舒畅。交谈中得知周世洪的女儿周倩玉现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攻读工艺美术硕士学位,其研究方向是铜官窑陶瓷的创新与发展。

4736738_142174254413qR.jpg

竹节拍客/摄

由周世洪周倩玉父女的追求,我仿佛看到了铜官老街,乃至整个铜官古镇的概貌:既在“老”字上做足了文章,又在“新”字上让人充满了期待。归家的途中,唐代湘籍诗人李群玉一首《石渚》诗,又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古岸陶为器,高林尽一焚。

焰红湘浦口,烟浊洞庭云。

迥野煤飞乱,遥空爆响闻。

地形穿凿势,恐到祝融坟。

要是李群玉走在今日的铜官窑口或老街上,不知笔下又会有何等妙诗,让我等惊叹膜拜?

来源:长沙市文联

编辑:施文

点击查看全文
打开时刻新闻,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