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田日曰:秦岩·香草源
2019-10-10 09:13:38红网时刻 字号:

timg (17).jpg

秦岩·香草源

文/田日曰

秦岩,香草源,是江华瑶族自治县域内的两个地名,但两个地方相隔很远,几乎没有太大的牵连。可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把她们想到一起去了。

秦岩,在江华县城沱江镇东南38公里的白芒营镇秦岩村秦山(原名“吴望山”),是“江华八景”中颇负盛名的溶洞胜景。关于她的得名,都说因这里曾是秦始皇遣兵向南开疆屯兵的地方。

我先后去过秦岩数次。也不光是我,到这儿的游客,无不惊叹于它非常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岩洞的地下走廊长达3800千米,其中地下阴河有1000多米。其内千姿百态,“水晶洞”,“天仙洞”洞洞相连,景景奇妍,胜景宜人,意境幽深,宛若仙境。洞内发现有自秦至清以来历代文人墨客摩崖石刻13方,碑刻集中,保存完好,其中岩洞口摩崖石刻“秦岩”二字,为东汉著名文学家、书法家蔡邕所书,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要说秦岩,必然会穿越到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据《淮南子·人间训》记载,公元前218年,秦国将领屠雎领命率军向南挺进,以图一统百越(今广东、广西)。麾下五十万大军首次分东线、中线和西线共五路,向岭南越族地区进军:一路由今江西南康县境一带向东攻取;一路由今南昌经大庾岭入广东北部,一路由今长沙经骑田岭抵进;东线和中线两线三路,几无挫折即取胜。唯西线由萌诸岭往今广西贺县一路和经越城岭取今广西桂林及其以南地区一路,遭遇译吁宋率领的岭南百越联军顽强抵抗。

其中,往广西贺县一路,军士和补给粮草,都是溯潇水向南,经今江华和江永往贺县挺进的。潇水及其支流永明河,到了江华、江永之后,再无航道,兵船无法继续推进,后援兵力及粮草补给不能及时跟上。加之百越联军骁勇善战,双方胶着,秦军受阻。不得已,秦军只好退回营地屯兵休整,一图伺机再战。扎营之地后来便被唤作“白芒营”。

我每次去往秦岩游览都在寻思,秦国当时即将一统天下,秦军一众将士,军营成排,车马成行,旌旗猎猎,气贯如虹,若让只不过暂时遇阻的泱泱大军,屯集在一个不小不大的山洞里,是不太合情理,怎么也说不过去的。所以,说秦岩是秦军屯兵遗址,似乎不够确切。

与广东、广西相邻百里绵长的战线,常年烽火狼烟,两军对垒,像拉锯一般,瑶民们四处逃难,有家不能归,无安身之所。而秦岩之深之幽,恰是瑶民能勉强容身、偏安喘息的一隅之地。

直到秦始皇令监军史禄开凿打通灵渠,连通湘江和漓江水道,沟通了长江与珠江水系后,南征大军及从广阔的中原地区与富庶的四川盆地筹集来的大量粮草,均能顺利通过水路快捷运达前线。公元前214年,任嚣、赵佗统帅的秦军适时调整进攻方向,改溯湘江经灵渠到漓江转珠江,推进第二次南征,才很快占领了今广东、广西乃至越南北部地区,完成了对百越地区的统一。自此,在秦岩里避难的瑶民,才得以走出不见天日的山洞,回到自己虽贫穷却安然的家园。

是故,与其说秦岩是秦军屯兵遗址,不如说她是当年秦军南征时,瑶民躲避战乱之祸赖以栖息的“桃源洞”。

而香草源,原本是江华瑶族自治县位居湘江源头的湘江乡一个原生态自然村。她所在的庙子源村香草源自然村,是瑶山深处一个偏僻的瑶寨。

传说上古时代,舜帝南巡时“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舜帝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闻讯后,万里迢迢从中原来到南方寻找舜帝。她们跨黄河,过长江,泛洞庭,入湘江,然后溯潇水而上,又沿大小紫金河而下,感应到了舜帝的魂灵,却始终不见夫君踪影,恸哭不已,泪珠洒在竹子上,留下点点斑痕。这滴落泪痕斑点的竹子就成了斑竹。娥皇女英泪流已尽,一缕香魂便化作满山的香草,千百年来,默默地与夫君相伴。唐诗人刘禹锡《潇湘神》有曰:“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物至今愁。若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从此,这里就叫做香草源了。

所以,在湘江乡,瑶胞们总爱把她喊作“香江乡”。就是因为香草源盛产野生香草,于是,发源于此的麻江又叫香江。麻江沿岸,青山如黛,巨龙般绵延百里。河里的水,既聚天地之灵气,更融入了两岸斑竹和香草灵气,流水潺潺,一路香出山外,奔流而去。因此,在水之源头的香草源,便多了几分脱俗的仙气。

我原本就是瑶族的后裔,还曾在一个瑶族乡工作过多年,深知瑶族的历史,就是一部瑶民们举着火把,循着祖先神灵的指引,踏山越岭寻找自己憩园的迁徙史。香草源,这个时跨千年的古瑶寨,正是生活在这的瑶胞们的祖先,历经千辛万苦寻觅而来的一方乐土。

这里有散落山间、抱朴守拙的瑶寨木楼,有独具一格、世代传承的高山瑶俗,有淳朴善良、热情好客的世居山民……我行走其间,所闻所见之溪流淙淙,鲜花簇簇,鸟语蝉鸣,鸡鸣犬吠,人与成群的动物(甚或野兽)相安无事,瑶胞们时酒酣比兴,时山歌对唱,时长鼓起舞,一派怡然安详。我完全能感知、体悟得到,香草源不仅是土著瑶民们不舍的世外桃源,也被从茫茫尘烟“误入”桃源深处的局外人,看作觅得了让自己内心安宁的心灵栖息地,贪恋这里的无限美好,总是流连忘返,不舍离去。

江华籍土生土长的中国作协会员、作家陈茂智先生,不久前送我一本他以香草源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归隐者》。在断断续续地捧读当中,我一次次被他讲述的故事牵引着,似乎走进了梦境中常有过的梭罗的“瓦尔登湖”和陶渊明的“桃花源”里,同样是不舍复还。

原来,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归隐的“秦岩”,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梦中的“香草源”,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心神往的“伊甸园”……

图片1.jpg

田日曰,瑶族,道县人,现供职于湖南双牌县,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有作品见于各报刊,著有散文集《潇水清清永水流》。

????_20180625085849.jpg

来源:红网

编辑:施文

点击查看全文
打开时刻新闻,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