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新闻 立即下载
龙娥:永清的守护
2018-12-28 11:38:59红网时刻

dsc_9384.marked.jpg

永清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龙娥

写稿子的这个时候,我的孩子生病了,呼吸道感染,发烧、咳嗽,在医院打吊瓶。夜深了,儿科依然熙熙攘攘,孩子的咳嗽声此起彼伏,一排排吊水瓶如森林般树起,而我,看着无精打采的孩子,只能心疼的一遍一遍抚摸着孩子的头。医生说,又到了,这个雾霾最爱光临的时候,呼吸病最多发的季节…作为孩子的母亲,我知道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幸运的是,我所从事的工作就是为了蓝天碧水而奋斗的环保事业。虽然,环境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虽然,中国环境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我们,跟我一起战斗的永清环保人,正在克服艰难、经历风雨,负重前行。

1998年,那还是国民都不关注环保问题的年份,永清环保开始创立。我们一直在环保这个领域研究、创新、开拓,为中国的土壤修复、大气治理、水环境净化、清洁能源贡献着我们的力量。

我的同事吴佳鹏,环保采样分析师。说得通俗一点,这个是需要上天入地的岗位。土壤调查采样,他扛着几十斤重的设备,在上万亩的田间地头,一个样本一个样本的收集,三天时间完成了四百个土壤样本采样,连陪他一起包车出行的司机都说“实在是超人啊,我开车都觉得累”。而烟道平台采样,他需要爬上烟囱。在山西一个化工厂的作业中,小吴一步一步踩在烟囱壁的铁梯上慢慢的往上爬,当时正刮着大风,他一米八几的身板被风吹得晃来晃去,站在烟囱下面的同事手心里全都是汗……

小吴还常常开玩笑的说,“我可是湿人呢,不过是潮湿的湿”。春天他在望城的田野里采样被春雨淋湿了头发;夏天在元宝山高空采样被汗水浸透了衣裳;秋天在白银段采样被黄河水沾湿了鞋;冬天在安乡竟然碰见了下雪,一激动滑了一跤摔在了泥巴坑里。

寒来暑往,这个能上天入地的采样分析师就在我们永清环保快乐的工作的,而这份快乐,来自对环保事业的一份责任和一份热爱。

现任永清设计院副院长、时任石门电厂的主设计师的李蓉是我们永清环保人的另一个代表。

2005年,石门电厂30MW机组的脱硫工程,是个需要独立完成设计和施工的项目,还要确保发电主体05年12月要顺利投产。当时,国内才刚刚完成几大电厂的脱硫试点工程,技术也基本是从德国、意大利等发达国家引进,分为各大流派,走安全不同的技术路线。为了论证合理的技术路线,李蓉带着她的设计团队将国内已经投运脱硫设备的电厂都跑了个遍,很多电厂的交通十分不便,经常要步行几公里才能吃得上一碗泡面。不出差的时候,大家就泡在办公室,翻阅大量的外文文献,甚至把各大流派的技术路线都在白板上画出来一一讨论优缺点,这样一干经常是几天几夜不休息。谁都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帮年轻人,在许多技术参数不明确的情况下,一边学习一边论证,一边实践一边精进,摸索出了自己的脱硫方法,并确保了石门电厂2005年12月25日顺利投产。石门项目之后,他们又承接了株洲电厂脱硫项目。就这样,两个项目的磨砺,永清完成技术的先进化、自主化,我们拥有了脱硫技术核心知识产权。石门项目、株洲项目分别荣获湖南省优秀工程设计一、二等奖,成为业内标杆,永清也正式从单纯的水处理企业成功转型为雾霾治理企业。

改革开放四十年,永清环保二十年,而我,也从业环保十年。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在永清呆十年呢?回答是确定的:因为热爱,所以坚信,因为热爱,所以珍惜,因为我知道,环保是太阳底下最阳光的职业。

朋友们,当空气不再让我们顺畅呼吸,需要口罩成为形象的标配;当江河湖海的水发黑发臭我们不敢饮用;当赖以生存的土壤不再长出健康的植物;当一个个动物族群离我们远去,我们还能说,环保,只是一个理想吗?环保,必须成为了我们的追求,成为每个人都需要为之奋斗为之付出的事业。

我想用一个新闻记者的话来结束我今天的演讲:每次在夜空中,看到这颗星球孤独旋转,我心中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依恋和亲切,将来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的孩子还在其中生活,这个世界就与我有关。所以我才凝视它,就像我凝视你,所以我才守护它,就像我在守护你。

来源:红网

编辑:杨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