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文吉儿:向而不往
2020-11-19 17:55:46 红网时刻 字号:

微信图片_20180625094326.jpg

船(男7794).jpg

向而不往

文/文吉儿

“滴答滴,滴答滴。”雨天是泪水在弹琴。风止于秋水,是你啊。

昨日我们清白且勇敢,后会有期。后来都是别来无恙。

我丢了一篇很珍贵的文章,是关于你。循循而来的思绪被掐断,我寻着记忆去找心事。画面里那个不善藏捏的人正徐徐走来,步子很轻,和你离开时无异。有的人不必刻意撩拨,惊鸿一瞥已是浮云开外,幸如何之。

人生每一段路,都有体验的奥义。你像云海之上的高原,我走得很慢,越走越加纯净。说来见笑,这小半生,除了儿时的自留地。只为你一个人写过月亮。都说极其细腻的感知力,才能成全美好的体验感。发梢微微卷起,卷进了清风朝露滴在我脸颊。鼻息轻软,软得像云朵裹着奶糖酿了一整季的甜。指尖的余温,丢了满口袋的幸福感。那天我们在江边聊得夏夜晚风比夕阳本身更加浪漫。

越发浓郁的,总是时光的馈赠。万般流连,向而不往的才是我们努力遗忘的。我以为撑伞没有诚意,于是淋雨爱你。心口的朱砂痣被雨水冲洗得不留痕迹,后来江海潮生我的心底寸草不生。

我想了许久该如何满面春风的再见,你走后的萧索荒凉凋零了我的万物。一寸一厘都不再风月,这该死的软弱。我开始疯狂的挤进人潮寻找热闹,妄想用鼎沸的嘈杂疏朗思绪。婆娑的枝丫蠢蠢欲语在我抬头的地方。再抬头看太阳还是无法微笑。抱紧负面情绪找了三两朋友在黑夜里扎堆,有人夜里写诗有人醉里看海。千千万万个失眠的故事里,我与你就像羚羊挂角似乎有迹可循,可就是追不到。

想要和气的与过往和解,想为自己的人生感到骄傲。想在圣诞夜幸福的唱着来年的颂歌,想在末日来临之前从头再来。人生太过复杂了,条条框框架得人喘不过气来,后来我只得放你自己披星戴月,不愿你格格都入为世俗所及。

无人问津的日子实则是畅快的,所有的不安和难过都不用躲藏。这凶顽的岁月总是吓得我们不敢足够努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连文学家的笔都开始敷衍自己了,过去的不可能竟将我困在了未来的无限可能里。这个暮冬,慢慢又漫漫,清净。

想让自己变得温柔又浪漫,大呼小叫笑中带泪的样子实在太不得体。磕磕绊绊那么久,哭哭啼啼的你来我回,不停的碰撞折腾也没变成一路人。还要带着歉意再迎合一次吗,始终对着理智保持着一份疏离的我终于,哭了出来。过了许久,消殆的不平之气告诉我。原来我成了无脑情感小说的现实附庸者,牺牲了自己的情志享受,坦坦荡荡的在沙尘暴中挣扎。漩涡的中心,心甘情愿看着他扬起风沙。我们总是在一开始错误地将小情绪一笔带过,直到歇斯底里才等着故事的结局给我们审判和处罚。其实那不是罪有应得。

你不是千帆过尽除却巫山的人罢了。

微信图片_20180625085849.jpg

来源:红网

作者:文吉儿

编辑:施文

点击查看全文
打开时刻新闻,参与评论